yureeves
荣誉居民
荣誉居民
  • UID33495
  • 注册日期2014-10-02
  • 最后登录2016-06-20
  • 发帖数65
  • 来自
阅读:1193回复:21

阿东的决赛(小说)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4-10-16 20:20
     阿东一直关照我,散打的关键是距离感。
     现在距离两米,对方捏紧了拳头,同时左脚提起来,向我跨出一步。我立刻向后退出一步,耸起双肩,双臂在胸前抱拢来护住心口,眼睛盯老对方那只已经提起来的拳头。
     这拳头向着我的面孔直接打过来,距离我的面孔已不足一米……我开始反击,先是左脚向身后滑退半步,将我的身体向左半面侧转,提到胸口的左手臂向对方的右拳格过去,然后,将我的右腿从身体的侧面蹬向对方。这记侧身的蹬腿在散打里叫做边腿,也是阿东教我的。
     我的边腿果真狠狠蹬在了对方的身上,对方一个踉跄,后退了几步还立不稳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时候我才向阿东那边望去,阿东被三个穿汗衫背心的粗身胚男人围住,早已经打了起来。只见阿东微微压低身体,手脚并用,三记两记就把扑上来的三个男人打倒在地,其中一个爬起来再冲上来,又被阿东一个转身踢放倒。
     四周围聚集了伐少看闹猛的人,围拢成一个大圆圈,这时候圆圈突然分开,走进来两个警察。
     “统统不许动!”一个年纪大的警察叫了一声,立到了阿东和我的面前,另一个警察面向四个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男人立好,算是把我们两方面分开。老警察盯老阿东和我看了几眼,又转头望望那四个男人,然后讲:“是你们几个在打架吗?这是扰乱公共秩序,你们晓得吗?”老警察停顿了一下,严肃地四周看好,然后关照另一个警察讲:“看看是不是就这几个人参与斗殴,全部带进去。”
     阿东,我,那四个男人一起被警察带进了派出所,那四个男人被带进另一间房间里去,阿东和我低着头,跟着老警察走进一间房间。老警察立停,指着房间里靠近墙壁的一只用铁条围起来的笼子对阿东讲:“侬先到这只隔离间里去。”然后把我带到靠门口的一只铁条笼子前面讲:“侬也进去。”阿东和我一声伐响,低头走进笼子,老警察咣当一声锁上笼门,讲:“那俩个现在好冷静冷静了,好好叫想想自嘎的问题!伐准讲话,老实点晓得伐。”

yureeves
荣誉居民
荣誉居民
  • UID33495
  • 注册日期2014-10-02
  • 最后登录2016-06-20
  • 发帖数65
  • 来自
沙发#
发布于:2014-10-16 20:21


      阿东是我在街道健身房认识的,上海人,比我还小三岁。半年多以前,我刚刚大学毕业,因为读的学堂比较普通,专业又是万金油专业,所以一时间寻伐到满意的工作。好在我家里条件满好,老爸开只小公司,老妈是医生,经济方面么啥压力,也就么催促我马上去上班,我也乐得暇意,等于是放只长假。
      休息几个礼拜,天天打游戏看碟片,我开始感觉到伐舒服了,浑身上下酸痛,人也懒洋洋么精神。这天下午,我一个人出门逛,沿了马路走,走到了街道健身房的门口,这里是居委会出资开办的,地方小,器材差,所以会员也少。这天健身房门口挂出一幅红色横幅,上面画了一个满身肌肉的小年轻,阳光帅气,正在向空中飞踢一腿,边上写了一行大字:热烈祝贺我健身房中国散打项目组会员陈东通过考评,获得上海市散打通级赛四级资格!
      我立了横幅下面看了半天,觉得很有必要锻炼一下身体了,就走进健身房问前台阿姨:“阿姨,这里办张健身卡要几钿啊?”前台阿姨正埋头结绒线,头也不抬就讲:“侬自嘎进去看看,先熟悉熟悉环境,问问教练情况再决定要办卡伐。阿拉这里交关会员办了卡就没来过,浪费钞票嘛。”
      我觉得也有道理,就走进去看,正看到一个小年轻,只穿了一条平脚短裤,抱老一只假人模型在垫子上练习摔跤。旁边立定一个穿一身运动服的中年男人,看样子是教练,正大声对这小年轻叫:“腰要直!屁股弹出来!两只脚伐要并拢,分开来立稳!手抓牢,摔要摔了猛!”那小年轻和假人模型伐停地倒了垫子上,再立起来,搂抱紧了又倒下去。
      我就是在那辰光决定要学散打的。那天我办了会员卡,参加了健身房里的中国散打项目小组。前台阿姨收了钞票,开心地把我领到中年教练面前讲:“这位就是孙教练,是阿拉健身房散打小组的教练,侬以后就跟了孙教练学。”
孙教练是上海人,口音里带点崇明腔,问了问我的情况后讲:“想学散打就要准备吃苦,一般来白相相我也么意见,学伐出来伐要怪我教练么本事。这里来学散打的小年轻好几个,基本上是两个礼拜练好就伐来了,希望侬能够坚持。”讲好一指还在垫子上的小年轻讲:“只有阿东肯吃苦,已经练了几年了,小伙子身体也好,我看是练得出来的。”
我和阿东就算是师兄弟了,孙教练也就我们两个徒弟。我一点基本功都么,要从最基础的学起,孙教练对我能否坚持过两个礼拜也么啥信心,因此只是叫阿东指点我先练基本功,他抱着一只大茶杯钻进里面小房间里喝茶看电视,难得出来指点我一下。
      我是闲人,刚刚报了散打小组,热情非常高,天天都去健身房练习。我发现阿东也是天天来,并且天天都比我早到,每天练到下午,我吃伐消了,回头叫阿东:“阿东,一道回去伐,我请侬吃生煎馒头去。”阿东只是笑笑,讲:“我还要再练一些,侬先走好了。”对我来说,阿东有点神秘,能够天天有辰光来练习,伐晓得是做啥工作的。
      阿东是孙教练的骄傲,孙教练有时会从里面的小房间里走出来,抱着大茶杯对着阿东叫:“阿东,现在放松运动,马上跟我练习踢腿。”然后就是一对一的指导,阿东练了很认真,孙教练越教越有味道,往往是一大杯茶水喝光,才对阿东点点头讲:“伐错伐错,交关好,就是这样做动作的。”再转进小房间里去倒开水。
      这天孙教练帮着阿东纠正了几个动作,让阿东自嘎领会练习,回头看了看我,走过来讲:“小金啊,看伐出侬也是蛮要强的,到今朝已经快一个号头了,还能够天天来练就伐错!我看侬也是练得出来的。”我连忙凑上去讲:“孙教练,好教我点动作伐?”孙教练摇头讲:“侬现在根基还伐扎实,动作做了会变形的,先要把基本功练好。侬伐要眼热人家阿东练动作,阿东以前刚开始练基本功的辰光,足足三个号头,枯燥是枯噪的,但是阿东能坚持,基本功交关扎实,底子好了,练起来就顺了。”我有点泄气,问:“孙教练,我这样要练几个号头基本功?”孙教练瞟了我一眼:“早来,侬先把腿压开,散打全靠腿打人,腿都么压开等于白打。侬看阿东,只边腿踢了多少好,动作到位,漂亮。上次去区体校比赛进级,阿东一记边腿,对手直接倒地哦!阿拉区里嘎多健身房,只有三个散打四级选手,阿东就是一个,我看今年他冲进三级的希望非常大。”我问:“进三级了好做啥?”孙教练讲:“进了三级就可以在市体院散打项目组里挂名了,以后就到市里去练,有专门的指导教练,再上去,CKA晓得伐?全国武术散打联赛,上电视,做明星了。”

老皮皮
普通会员组
普通会员组
  • UID2
  • 注册日期2004-10-19
  • 最后登录2017-03-20
  • 发帖数5088
  • 来自
板凳#
发布于:2014-10-16 20:24
这就开打了,精彩!
老皮皮
普通会员组
普通会员组
  • UID2
  • 注册日期2004-10-19
  • 最后登录2017-03-20
  • 发帖数5088
  • 来自
地板#
发布于:2014-10-16 23:26
一直觉得是种规律;举凡习过武的人,总有动手的机会。或是路见不平,或是防守反击,而象吾等不练武的,却不太可能遇到这类机会当一把英雄。可见怀功不露是不可能,一挨有机会是必定要发挥下的。我这样说可能有人认为这很容易解释,即不会武功的人自然会避凶躲恶。但我说两个实例来看看,是不是这么回事。
一,老早有个朋友练过拳击,某次早上排队买油条,来了三个人插队,和我朋友吵了起来,继而动手,三人不是对手,一会儿个个满脸是血。
二,同样排队买东西,我前面也来插队的,过去说了,让别插队,人家也就不插了。
两则例子都是为了一个结果,但过程是不同的。
捣浆糊
普通会员组
普通会员组
  • UID10745
  • 注册日期2009-09-10
  • 最后登录2017-03-05
  • 发帖数3510
  • 来自
4楼#
发布于:2014-10-17 01:54
题材新颖,请继续。
yureeves
荣誉居民
荣誉居民
  • UID33495
  • 注册日期2014-10-02
  • 最后登录2016-06-20
  • 发帖数65
  • 来自
5楼#
发布于:2014-10-17 19:48


      在阿东的带动下,我也练得很刻苦,基础也有点了,腿也压开了,孙教练开始让阿东教我点动作。我发现,阿东教的明显具有针对性,事半功倍,效果相当好,我就问阿东:“孙教练当初也是这样教侬的啊?”阿东笑笑讲:“侬只管练就是了,问嘎多做啥。”我讲:“我就问问呀。”阿东讲:“我教侬的是我当初自嘎体会出来的,我去网上看过视频,自嘎再领会,结合实战想出来的。”我又问:“阿东,侬现在还一直网上看散打视频吗?”阿东讲:“这当然了,孙教练只是街道健身房的散打教练,交关地方其实教了伐对,必须自嘎再开开小灶。”我讲:“阿东,侬真准备去参加CKA比赛啊?”阿东讲:“这是我的梦想,有机会当然要去打。”
      我和阿东天天见面,天天一道练习,慢慢就熟悉了,关系也亲切起来,阿东已经把我当成好朋友了。一天我问阿东:“阿东,侬天天来健身房练习,伐要上班吗?”阿东笑了笑,低头伐响。我又问:“难道阿东是富二代吗?伐要天天去上班赚钞票的啊?”阿东讲:“伐要瞎讲,我是啥富二代,我也天天要去上班赚钞票的。”我奇怪,问:“侬伐是天天来健身房练散打吗?啥地方有辰光去上班?”阿东又笑,讲:“我是夜里去上班,去赚钞票的。”



yureeves
荣誉居民
荣誉居民
  • UID33495
  • 注册日期2014-10-02
  • 最后登录2016-06-20
  • 发帖数65
  • 来自
6楼#
发布于:2014-10-17 19:50


      阿东的女朋友叫茜茜,长了高矮适中,面孔一般,但是身材凹凸火辣,青春性感。茜茜是阿东高中里的同学,吃定阿东,看到阿东就笑,一张面孔上泛起两朵桃花来,增色伐少,阿东看了满意,也笑,所以两个人可以对望了笑半天。
      认得茜茜也是因为偶然,那天下午我向阿东新学了几只动作,练了感觉伐错,越练越起劲,忘记辰光了。这辰光,健身房门一拉,茜茜走进来,针织开衫牛仔裤双肩包,高扎马尾辫,一双眼睛锁定了阿东就笑。阿东看到茜茜来了,讲:“来拉,先坐一些,我去整理整理,马上就走了。”茜茜点点头,坐进门口的椅子里白相手机。
      我看看手表,比平常离开健身房的辰光足足晚了四十分钟,外面天色都已经暗下来了,这辰光才发觉肚皮里空落落的,肠胃一起提抗议,我对阿东讲:“阿东,我今朝晚了,就伐回去吃夜饭了,阿拉一道去吃点饭好伐?”阿东迟疑了一下,看看门口的茜茜,又看看我,讲:“也好,侬等一些。”走过去拉了茜茜讲了一通话,然后走过来说:“阿金,走吧,吃饭去。”
      出了健身房,在路上阿东介绍茜茜给我认识,阿东告诉我,茜茜和阿东一样,书读了伐好,高中毕业就么继续读大学,现在已经工作了,在一家商场里的品牌服装店里做营业员。
      “伊日脚好过,大商场里立柜面,风吹伐到,雨淋伐到,天冷天热有空调,多少开心。”阿东一边讲一边搂上茜茜的腰,茜茜发嗲一声:“讲啥拉,人家老辛苦的好伐,天天要立,坐的地方也么的。”阿东讲:“个么侬趁那主管伐在店里辰光好坐坐的呀。”茜茜讲:“坐啥拉,只小菜皮鬼了伐得了,经常值我差,我已经被捉老过了,奖金也扣过了。”说到这里,茜茜撅起小嘴,鼻头里哼哼了几声。阿东手里一紧,身体贴近茜茜讲:“又作了,扣了侬50块,我上次伐是已经补给侬了吗?多讲啥讲头。”茜茜立刻眉开眼笑,讲:“做啥拉,人家讲讲也伐可以拉。”
      我们三人一路说笑,最后走进一家清真馆,我叫了三碗红烧牛肉面,阿东要付账,我讲:“阿东,侬也算我半个师傅,这次吃饭我来请好伐?”阿东听了笑笑,回到坐位上去陪茜茜。三碗面三个人吃了飞快,五分钟解决问题,我讲:“阿东,侬和那女朋友等些去逛马路啊?”阿东讲:“我要去准备夜里上班的道具去,茜茜是来帮我的。”我听了一愣,讲:“阿东,侬带了女朋友去上班啊?”阿东笑笑,茜茜也笑笑。我好奇心上来了,讲:“各么我好帮忙伐?我反正回去也是打游戏看片子,伐如跟侬去帮帮忙。”阿东讲:“也好,侬伐怕难为情就可以。”我说:“侬女朋友都去了,我怕啥。”
      我们三人起身,向店外走,阿东又回头向清真馆老板买了两张清真饼,茜茜看到叫起来:“我伐要啃羌饼的,硬了伐得了。”阿东讲:“晓得来,等些路过凯司令帮侬买块蛋糕。”我问:“刚刚吃好夜饭,侬还买这些做啥?”阿东讲:“夜里上班,防备肚皮饿。阿金,侬也跟我一道咬羌饼好伐?”我讲:“这有啥,伐要紧的。”
      我们三个人走到阿东家楼下,这是一栋六层楼的多层老公房,斑驳的外墙面,看得出有些年头了。阿东对我和茜茜讲:“那俩个就在楼下等我一些,我上去把工具搬下来。”然后转身上去。我问茜茜:“阿东夜里准备做啥,真是神秘。”茜茜讲:“嗷吆,伐谈了,等些侬就晓得了。对了,侬和阿东一道练散打的?”我讲:“是啊。”茜茜讲:“那这样打来打去,会受伤伐?”我讲:“伐会的,阿拉戴了护具打的。”茜茜讲:“哦,我就害怕阿东受伤,老吓人的。”我讲:“放心好了,阿东老厉害的。”茜茜讲:“各么那练的散打以后会进奥运会伐拉?我听阿东讲,要是散打进了奥运会,以后就是重点项目了,国家会老重视的。”我想了想讲:“这个倒伐晓得,不过散打现在爱好者伐少,还有CKA比赛呢。”茜茜讲:“就是那个中国联赛是伐拉,阿东讲过的,也就是国内比比,伐好帮跆拳道柔道搭脉的。零八年,北京奥运会,要是散打也有金牌拿就好了。”我讲:“是呀,满好一次机会,散打变成奥运会常设项目就好了。”
      阿东下楼来,背了一只大包,手里抱着一只折叠铁烤架,他把烤架放到停在信箱架下面的一辆三轮黄鱼车上,又把大包放上去,然后把黄鱼车推了出来。我看到黄鱼车上本来就满满装着东西,用一块大的帆布盖着,就问:“阿东,这车子上装的是啥?”阿东讲:“台子凳子,还有炉子,我的一家一当。”



东莱大楼
普通会员组
普通会员组
  • UID16576
  • 注册日期2010-08-13
  • 最后登录2017-03-12
  • 发帖数6715
  • 来自海外 英国
7楼#
发布于:2014-10-17 21:36
阿东做啥事体呵,蛮有神秘感的,等看。
心旷神怡人
  • UID10880
  • 注册日期2009-09-25
  • 最后登录2016-11-16
  • 发帖数158
  • 来自
8楼#
发布于:2014-10-17 22:49
   阿东是摆夜排档的?
yureeves
荣誉居民
荣誉居民
  • UID33495
  • 注册日期2014-10-02
  • 最后登录2016-06-20
  • 发帖数65
  • 来自
9楼#
发布于:2014-10-18 14:02
  五

  彭浦夜市,整个北上海都有名气。阿东熟门熟路,推了黄鱼车到路边停好,铺开塑料布,架起炉子点起火,旁边小凳子放一只,上面油盐酱醋,辣酱油,鲜辣粉,葱花大蒜头,一应俱全。大包拖出来,拉链拉开,里面一包包用保鲜膜包好的鱼肉蔬菜半成品拿出来。茜茜忙了把黄鱼车上的塑料台子塑料凳子搬下来,一只台子周围放四只凳子,一圈台子又围拢阿东的炉子,原来是夜排挡开张了。
  我也帮着打下手,三个人速度快,几分钟就安置停当。我对阿东笑笑,讲:"阿东,原来侬天天夜里跑来这里做夜排挡生意啊,难怪白天有辰光去健身房练散打。"阿东讲:"是呀,底层老百姓,那能办呢?"我看看四周围,讲:"这里摆摊头的人哈多,人气是旺啊。"阿东讲:"彭浦夜市现在名气大了,网上网下人人晓得,到了夜里十点钟以后,一拨一拨的人,造造反反。"我问:"这里么人来管啊,城管会来伐?"阿东讲:"城管夜里下班回去困觉了,啥人来管?所以这里夜里生意才好,叫做黑暗料理,哈哈。"讲了几分钟,就已经有客人过来,炒只干丝,一盆螺丝,蚝油牛肉加鱼香肉丝,两瓶啤酒。茜茜跳跳蹦蹦去后面便利店里拖出一箱三得利啤酒,我过去帮了拖到炉子后面,阿东围裙系好,油锅一响,炒起菜来。我对茜茜讲:"阿东还会烧菜啊。"茜茜讲:"当然了,阿东从小跟了爸爸过,自嘎烧饭烧菜,老早习惯了。"
  生意好得爆棚,阿东的拿手菜是烤肉排,客人边喝啤酒边叫上几块现烤的肉排,蘸了特制酱料一咬,满嘴生香。一直做到凌晨2点多钟,阿东带来的所有食材卖光,才开始收摊准备回去。阿东要给我钞票,我讲:"伐要开玩笑,我来是帮忙的,收侬钞票算啥。"阿东讲:"个么我请客,阿拉去吃点夜宵再走。"
  三个人穿过共和新路,阿东推了黄鱼车,我和茜茜跟着走进一家小饭店里,阿东叫了几个菜,拿了两瓶啤酒,三个人坐下来,吃吃谈谈。
  我讲:"阿东,侬这样夜里做夜排挡,白天练散打,老辛苦的。"阿东讲:"还好吧,年纪轻,问题伐大。"茜茜说:"阿东做夜排挡已经好几年了,高中刚毕业就开始做了。"我讲:"茜茜侬陪了阿东做夜排挡,算是老板娘嘛。"茜茜往阿东身上一靠,嗲声讲:"啥老板娘拉,我伐帮阿东啥人帮,阿东爸爸一直反对阿东做夜排挡,根本伐会出来帮忙的。"阿东讲:"又讲我阿爸坏话是伐?"茜茜哼一声,讲:"是伐拉,那爸爸白天在邮电局里混混,么啥事体,夜里好来帮帮手伐,就是伐想侬做夜排挡。"我问:"个么茜茜赞成阿东做夜排挡伐?"茜茜讲:"我么想法,阿东要做就做,我反正下班么啥事体,过来陪陪阿东,也帮帮手脚,正好看老阿东,省得阿东要和边上摆烤鱼摊头的安徽女人眉来眼去。"阿东讲:"又乱话三千,我是那种人吗?"我讲:"今朝生意是满好,天天这样就好了。"阿东讲:"天天这样的,我已经准备扩大规模了,前天去订做了一辆大三轮,烧汽油的,以后伐要人推了,上面有棚可以张开,象样了。"我问:"有这样的三轮车啊?"阿东讲:"我自嘎画的图纸,叫门口五金店老板订做的,各种功能统统有了,就是一部移动的餐饮车,定金我也付了,一千块呢。"我又问:"阿东今后就打算一直做夜排挡吗?"阿东讲:"先做着,伐做那能办?我这次的升级比赛要是能顺利升上三级,就在市体校里挂名字了,可以到市体校去训练,听讲还有补贴,就伐要嘎辛苦出来摆摊头了。"我讲:"我上网查过了,市里三级散打选手就几个人,一个上海人都么。"阿东讲:"上海年轻人现在很少有练散打的,怕苦。"我讲:"进了市体校,以后就代表上海去参加全国比赛了。"阿东讲:"是呀,我就想这样,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天去奥运会,代表中国参加散打比赛,拿名次,最好拿金牌。"我讲:"阿东,我支持侬,侬是模子。"边上有点瞌睡的茜茜这辰光睁开眼睛问:"拿了金牌好分多少钞票啊?"阿东拍了茜茜头一记:"就晓得钞票。"



yureeves
荣誉居民
荣誉居民
  • UID33495
  • 注册日期2014-10-02
  • 最后登录2016-06-20
  • 发帖数65
  • 来自
10楼#
发布于:2014-10-18 14:03
  六

  认得阿东以后,阿东身上的冲劲和活力也感染了我,我腰伐酸了,背伐疼了,天天也活得精神抖擞。接下来的一段辰光,我白天和阿东练散打,到傍晚等茜茜一道过来,三个人去彭浦夜市出摊,我帮了阿东提大包,放台子凳子,忙到夜里十点钟以后才和阿东茜茜告别回家,以往热衷的游戏也伐碰了,睡觉也特别香甜。
  顺心的日脚往往过了飞快,直到我感觉出了情况有点伐一样。那天傍晚,我从健身房的浴室里出来,只看到阿东一个人坐在沙包前面的小沙发里发呆,我看看时间,以往到这辰光茜茜早已经坐了门口的椅子上等阿东和我了。我左看右看,不见茜茜的影子,我问阿东:"茜茜么过来啊?"阿东讲:"恩。"我看看阿东,判断是小情侣闹点小矛盾,问题伐大,就拖了阿东去清真馆吃面,然后帮阿东一道去夜市出摊。我问:"阿东,阿是最近帮茜茜闹矛盾拉?"阿东低了头,么发声音。我讲:"谈朋友吵吵闹闹是正常的,过几天又腻了一道了。"阿东抬起头看着前面,眼神定洋洋的。我又讲:"阿东,下个礼拜侬要打升级赛了,这次冲击市里三级,孙教练讲,侬把握最大。"阿东听到比赛,面孔上又恢复了神采,讲:"我觉得这次应该问题伐大,对手是浦东区落户的山东人,我去浦东体校看过伊的练习赛,我的速度比伊快,也比伊灵活。"我讲:"到那天我和茜茜还有孙教练一道陪侬过去,帮侬做拉拉队。"
  一连几天,再也么看到过茜茜,我觉得奇怪,拉了阿东坐在垫子上问:"侬帮茜茜到底发生啥事体了?"阿东闷了头足有五分钟,才讲:"茜茜和我拗断了。"我吃一惊:"啊,为啥呢?"阿东讲:"前段辰光我看茜茜就伐对头,我一直忙,也么问伊啥,前几天,我看伊一直伐来寻我,就抽空跑去伊上班的地方看伊,结果伊主管讲,茜茜已经伐做了。"我讲:"啊,茜茜辞职拉?"阿东讲:"我当时也头浑,伐晓得发生啥事体了,打茜茜手机一直空号,只好去伊窝里楼下等。"我问:"等到了伐?"阿东讲:"一直等到夜里十点半敲过,一部白颜色帕萨特把茜茜送到楼下,我看到一个男人从驾驶室里出来,帮了茜茜开门、拿包,亲热了伐得了。"我倒吸口冷气:"茜茜搞花头拉?"阿东别过面孔去,慢吞吞讲:"我呆了原地,一点都么想到会是这样,等帕萨特开走,茜茜走进楼道看到我叫了一声,我才反应过来,我问茜茜,最近去啥地方了,刚刚的男人是啥人,辞职为啥伐跟我讲一声。茜茜就坐了楼梯上讲,要和我拗断。"我追问:"茜茜是变心拉?"阿东讲:"我想过了,也伐好全部怪茜茜,以前在高中读书的辰光,大家单纯,茜茜做我女朋友,我一双拳头保伊太平,全校么人敢欺负伊,伊开心,讲做我女朋友有安全感。现在踏进社会了,伐一样了,其实茜茜人满好,就是有点作,上个号头伊过生日,豁我几趟灵子,想叫我帮伊买只IPONE手机,我最近订做夜排挡餐车刚刚钞票用出去,手头紧张,就么答应,伊出校门以后第一次帮我吵了。其实,我是应该买只IPONE手机送茜茜的,伊拉周围小姑娘统统用IPONE,伊搭班的四川小姑娘也有IPONE,是男朋友送的,就茜茜么。后来,茜茜告诉我老实话,伊爸爸托人帮伊介绍一个男人,就是开帕萨特的,比茜茜大10岁,是公司经理,满有钞票,第一次看到茜茜就老欢喜的,盯老茜茜已经几个礼拜了,茜茜爸爸也赞同茜茜和这个男人接触,叫茜茜伐要再和我在一道了,讲我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以后么好日脚过的。"我听到这里,突然感觉到口里发苦,一把抓过水瓶猛灌了几口,听到阿东又讲:"茜茜犹豫过的,毕竟和我好了几年,有感情的,但是,这男人对茜茜真是好,帮茜茜介绍了一家大公司去做前台,轻轻松松,一个号头四千块,还加四金。我那天最后问茜茜,到底选啥人,给我一个明确讲法,茜茜哭了,最后,还是对我讲,阿拉拗断了。"
  这天,我陪阿东坐了一下午,都没有心思再练动作了,我们坐在垫子上,看着太阳慢慢转到对面高楼的后面去,向四面射出来橘红色的光芒。

yureeves
荣誉居民
荣誉居民
  • UID33495
  • 注册日期2014-10-02
  • 最后登录2016-06-20
  • 发帖数65
  • 来自
11楼#
发布于:2014-10-19 10:19
  

  后来的几天里,阿东还是继续训练,练得更加刻苦了,话也少了许多,除了孙教练和我之外,几乎伐对任何人说话。
  傍晚,我收拾好东西,问阿东:"阿东,明朝要打升级比赛了,今朝夜里还出摊伐?"阿东讲:"出的,新做的餐车送来了,正好派用场。"我讲:"走,我陪侬出摊去。"
  新做的餐车停在夜市路边,清爽,气派,加上阿东做烤肉排的手艺高超,吃的客人已经排起了长队,周围几只摊头上不少吃客都被吸引了过来。阿东闷头烤肉排,我立了餐车后面帮了打下手,收钞票。
  旁边做西北烤羊的摊主跑过来了,身后还跟了三个粗身胚的男人,他们拔开排队的人群,走到阿东和我面前讲:"喂,朋友,你们新来的吧,怎么把我们的位置给抢了?"阿东头都没回,手里还在烤着肉排,讲了一句:"我们一直在这里卖排挡的。"那个男人沉了脸讲:"你这车子我就没见过,就是新来的!怎么,刚来就想抢地盘啊?懂不懂规矩了?"我听了心里伐舒服,就讲:"这部车子是我们订做的,今天刚做好开过来,怎么变成新来的了?大家做生意,靠的是手艺,你在你那边做,我在我这边做,井水不犯河水。"那男人听了这话,突然皱起眉头,露出了一面孔的凶相,讲:"朋友,今天你就抢了我的位置了!识相的赶紧给我滚蛋,否则把你摊子砸了!"阿东这辰光回过身来,解开身上的围裙,对着男人冷笑了一声,讲:"你那边的客人都跑我这边来吃了,你就过来闹事是吗?"那男人叫着:"闹你怎么样,再不滚蛋我还要打你了!"阿东哼了一声,讲:"你可以试试看。"那男人闷吼了一声,一脚踢飞了我们的一只塑料台子,又一把抓向阿东的胸口,阿东伸手一接,然后向外一推,那男人肥硕的身体就向旁边歪出去几步才立稳当,这男人觉得面子上过伐去,嘴巴里伐三伐四骂着,又向阿东逼了过来,他带来的三个粗身胚男人格出苗头,两个向阿东围过去,一个恶狠狠逼到我的身边来。
  "啪"的一声响,我听到阿东那边已经动手了,也甩掉围裙,两眼看住逼过来的这个男人,看到他举起那只已经握紧了的拳头。

yureeves
荣誉居民
荣誉居民
  • UID33495
  • 注册日期2014-10-02
  • 最后登录2016-06-20
  • 发帖数65
  • 来自
12楼#
发布于:2014-10-19 10:20
  八

  阿东爸爸气呼呼在前面走着,一声伐响,阿东和我跟在后面,垂头丧气,活象两只遭了瘟病的公鸡。
  走过两只红绿灯路口,阿东爸爸放慢了脚步,然后停下来,立在马路边,回过头来看了看阿东和我,叹了口气,讲:"那俩个立了这里等我一些。"就走进旁边的便利店里去,过了几分钟出来,手里拿了两袋面包和两瓶矿泉水。
  "在里头夜饭还么吃过吧,先填填肚皮。"阿东爸爸把面包和矿泉水塞给阿东和我,然后一屁股坐在马路边上,阿东和我迟疑了一下,也就都跟过去坐了一道。
  阿东爸爸摸出一根香烟来点燃,深吸了几口,转头看看阿东,讲:"侬看看侬,搞进老派里去了,有意思伐?"
  阿东咬了一口面包,低着头,一声伐响。
  阿东爸爸继续讲:"还好我认得这个派出所的李警官,人家给我留面子,电话已经打过来了,我听了电话吓一跳,侬现在本事是越来越大了,一个打四个是伐?"
  阿东嘴里含了面包嘟囔一句:"三个,还有一个是阿金放倒的。"
  阿东爸爸向我望了一眼,又对着阿东讲:"人家李警官讲了,这次那俩个是运道好,被打的四个兰州人也是小年轻,身体好,吃了几记拳头么留下啥伤,人家也理亏,伐追究了,要是打伤了人,事体就搞大了晓得伐?"
  我连忙讲:"阿东爸爸,这次真的是伊拉先动的手,侬伐要怪阿东。"
  阿东爸爸伐睬我,继续对阿东讲:"我也就搞伐懂侬呀,帮侬寻了好好的工作伐去做,非要去练拳头,就是为了打相打是伐?"
  我应了一句:"阿东爸爸,伐是练拳头,是散打,正规的体育项目。"
  阿东爸爸讲:"啥散打,年纪轻练这种东西我就是伐放心。阿东啊,侬也伐小了,二十多了吧,我在侬这年龄已经去内蒙古插队落户好多年了,过的是啥日脚?侬现在人在上海,户口在上海,多少好啊。叫侬好好读书,结果书读了伐好,整天迷了拳头里,侬这样下去今后那能办呢?"
  阿东头弯得更低,还是伐响。
  阿东爸爸吸了一口香烟,继续讲:"我好伐容易,求爷爷拜奶奶,好话讲尽,笑面孔贴人家冷屁股,帮侬通了门路,叫弄去邮电局柜台上班,天天收收邮包,卖卖邮票,多少轻松,钞票也有几千块一个号头,好好叫做上几年,就可以吃进编制,事业单位员工了,多少好呢?可是侬就是伐肯去。"
  阿东回了一句:"阿爸,我伐欢喜整天坐了柜台后面。"
  阿东爸爸吼了一句:"侬就欢喜夜里跑出来摆夜排档,和人家打相打是伐?"
  阿东闭起嘴巴,低头灌下一口矿泉水,眼睛盯了地面看。
  阿东爸爸深深叹出一口气,讲:"也怪我,侬也是从小受到我的影响,也喜欢练身体,练拳头。"
  我问:"阿东爸爸,侬以前也是练散打的啊?"
  阿东眼睛看了地面闷声闷气讲:"阿爸以前是练拳击的,做过运动员。"
  我看看阿东爸爸问:"啊!是伐?"
  阿东爸爸声音低了下来:"啥运动员,有啥用场呢?十年文革,全国一片混乱,还有啥人搞体育?我那辰光年纪小,也欢喜运动,欢喜拳击,么想到养了个儿子也是这样。"
  我问阿东:"阿东,那爸爸原来是拳击运动员啊?"
  阿东讲:"阿爸十几岁就是上海体校的拳击苗子了,后来在市里的比赛里拿过冠军的。"
  阿东爸爸讲:"多少年前的事体了,有啥讲头。我以前拳击练了是伐错,但是又那能呢?那辰光有中央大领导讲了,拳击运动太野蛮,人打人,伐应该搞,就伐搞了,体校拳击队统统解散。再讲,那辰光就是搞下去了,去和啥人去比赛呢,只有自嘎窝里打打。"
  "后来,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我户口直接从体校迁到内蒙古,插队落户去,内蒙古人身体好,人高马大,拳头象小铜鼓一样,但是打相打我么怕过,靠一对拳头么输过人高马大的蒙古人。"
  阿东抬起头问:"阿爸,这些侬以前么讲过嘛。"
  阿东爸爸讲:"这些有啥好讲的,拳头打了好又有啥用呢?好伐容易回到上海,又伐靠拳头寻工作,好好叫的工作寻伐到,想去市里区里的体校做老师,人家讲我文凭都么,那能好当老师呢,直接回头我。我只好去邮电局里抗邮包,一只邮包几十斤重,人家一次只好抗一只,我身体好,一次抗两只,走了飞快。可是身体好有啥用呢,犟得过伐?结果抗了几年以后就给侬颜色看,腰里伤了,抗伐动了,只好去拖装信件的邮包,天天做夜班,这苦头只有自嘎晓得。再到后来,年纪大了,夜班也做伐动了,只好去看邮电局里的男女浴室,等人家统统出来以后我再进去打扫卫生,一直到现在,只好等退休了,侬讲讲看,拳头练了再好又有啥用场呢?"
  我也低了头,讲:"阿东爸爸,现在和以前伐一样了,阿东身体好,底子好,今后可以进市里体校做运动员,代表上海去打CKA的。"
  阿东爸爸一愣,问我:"啥是CKA?"
  我讲:"就是中国武术散打超级联赛,上去打的都是高手,能够上电视,等于就是明星。"
  阿东爸爸哼了一声,讲:"这种事体想都伐要去想,搞体育比赛的,我最明白了,就是靠人堆出来的,拔尖的就几个,绝大多数最后都是默默无闻,还要自嘎去寻工作。再讲了,侬这散打,到现在还伐是奥运会项目,国家支持力度伐好比的,侬现在是身体好,能再打几年呢?打得出也是国内打打,和我当年一样,国际上拿伐到成绩,到啥地方都是边上靠靠的,最后打了一身伤,一点手艺都么,又么文凭,以后侬靠啥生活呢?"
  阿东没有声音。阿东爸爸狠狠在地上拧灭了烟头,讲:"侬妈妈是九四年离开阿拉父子的,和一个广东小老板跑了,我气死了,恨死了,但是现在想想,也伐好怪那妈妈的,我当年在邮电局拖邮包,天天做夜班,工资一点点,住的房子又破又小,连马桶间都是和人家合用,那妈妈跟了我嘎多年,一天好日脚么过,心里也难过的,也恨的。我现在不怪那妈妈了,怪我,是我么用场。"
  阿东扔下矿泉水,狠狠抓着自己的头发,一声伐响。
  阿东爸爸呆呆望着马路上的车子,讲:"阿东啊,伐是爸爸伐支持侬,侬也嘎大的人了,要为侬自嘎今后的生活考虑啊,我是过来人,我一直伐希望侬今后也象我一样,老了只好去看浴室。"
  阿东讲:"阿爸,侬放心,伐会的。"
  阿东爸爸哼了一声,却么讲话。
  我讲:"阿东爸爸,阿东真的练了相当好,整个区里象阿东这样在散打项目上能够拿到市里四级证书的只有三个人,阿拉健身房里人人认为阿东能够进市体校,能够代表上海去打CKA的,阿东爸爸,希望侬支持阿东。对了,明朝上午,阿东还有一场最重要的竞级比赛,打过去就可以进三级了,就能够去市体校练了,以后就可以代表上海去参加散打比赛了。"
  阿东爸爸盯住阿东问:"侬还准备去参加这种比赛吗?侬真的准备一条路走到底了是伐?"
  阿东闷了几分钟,抬起头讲:"阿爸,我是真心欢喜散打,也练了好多年了,我觉得我能够练得出来,上海散打本来就是弱项,作为上海人能代表上海去比赛我觉得光荣。"
  阿东爸爸激动起来:"阿东啊,侬听阿爸一句,伐要再打下去了,么前途的。侬看看,上海人有几个会去练散打?么的!侬看看人家小孩子是送去练钢琴,练跳舞,顶多练练空手道,有人送小孩子去练散打练拳头的吗?上海人伐讲究这种东西的,以后侬要结婚,要养家糊口,还要买房子,应该去做点啥侬晓得伐?侬做梦好做醒来!"
  阿东抽了抽鼻头,讲:"阿爸,我想过几次了,我想再拼一次,就这一次,我觉得我能打进市里三级的。"
  阿东爸爸叫出声来:"啥?个么侬还是准备去打的是伐?"
  阿东点了点头,讲:"阿爸,我需要这次机会的。"
  阿东爸爸的身体松了下来,摇了摇头,讲:"我讲了半天,统统是白讲,侬一句也么听进去,我也伐想再管侬了,随便侬去了。"
  阿东爸爸站立起来,晃了一晃,拖着脚步向前走去。阿东在后面叫了一句:"阿爸。"阿东爸爸头也伐回,一句话伐讲,独自走了。

yureeves
荣誉居民
荣誉居民
  • UID33495
  • 注册日期2014-10-02
  • 最后登录2016-06-20
  • 发帖数65
  • 来自
13楼#
发布于:2014-10-19 10:21
  

  阿东和我闷头在马路上走,两个人都么声音。天色已经放亮,马路两旁路灯发出的艳黄色光线慢慢收拢起来,变成橘黄色,又黯淡了下去,最后熄灭。四处开始嘈杂起来,一辆洒水车慢吞吞从路口转弯过来,喷出一片水雾。
  我问阿东:"侬要回去休息休息伐?比赛是上午十点钟开始的,侬一夜么困,体力阿会有啥问题伐?"阿东讲:"伐回去了,我直接去健身房,昨天孙教练把钥匙交给我了,伊今朝要陪老婆去市里医院看毛病,伐过来了。"我叫一声:"啊,孙教练今朝也伐陪侬去比赛现场啊?"阿东点点头:"恩,伊老婆生毛病,总要去看的。"我一记头闷住,低了头伐响,阿东看看我,问:"侬那能了?"我讲:"阿东,伐好意思,我今朝也伐能陪侬去比赛现场了,阿拉爸爸帮我联系了一家外贸公司,一定要我上午过去面试,我推也推伐特,我本来以为还有孙教练,我想……"阿东打断我:"伐要紧的,最后上场比赛的人是我,侬和孙教练伐去也好。"
  又走了一段路,我问:"阿东,侬的餐车也被老派扣了,以后夜市那能办?"阿东讲:"再讲了,我听讲彭浦夜市要整顿了,以后估计也出不成摊了。"我问:"那侬接下来有啥打算?"阿东讲:"打好升级赛,进市里体校队去,毕竟有生活补贴的。去伐成就到共和新路后面寻只街面房子租下来开店,做烤肉排,我做了噶多年数,吃客伐少,会寻过来的。"我又问:"个么侬今后还练散打伐?"阿东讲:"当然要练,我就欢喜散打,开店就是为了练散打,我相信今后散打一定会进奥运会的。"
  天色终于大亮,路上行人开始增多。阿东松了松肩膀,张开手臂扩胸,吐出一口浊气:"现在离比赛还有点辰光,我要去健身房里再做几组适应性训练,想想今朝对付浦东区山东人的办法。今朝比赛必须打好。"
  我点点头,两个人往前走着,经过地铁一号线站头,已经是早高峰了,就看到赶早班的人一个接一个走进检票口去,每个人都是面无表情,脚步匆忙。

(全文完)

哈哈,,一篇小文,谢谢朋友们的捧场。
捣浆糊
普通会员组
普通会员组
  • UID10745
  • 注册日期2009-09-10
  • 最后登录2017-03-05
  • 发帖数3510
  • 来自
14楼#
发布于:2014-10-23 03:43
短篇,有咪道,崭!
yureeves
荣誉居民
荣誉居民
  • UID33495
  • 注册日期2014-10-02
  • 最后登录2016-06-20
  • 发帖数65
  • 来自
15楼#
发布于:2014-10-24 12:10
很想用富有上海地方特色的语言形式,写几篇白描上海普通人的短篇,这个算第一篇吧,希望能有时间来写下去,也希望朋友们督促我,,哈哈
前鸿兴
  • UID9258
  • 注册日期2009-02-08
  • 最后登录2016-11-15
  • 发帖数18
  • 来自
16楼#
发布于:2014-10-25 23:42
写得贴肉,信息量大,尾巴收得有力道!就是拗断这一段有点硬。希望继续看到新作!
居秋
  • UID50478
  • 注册日期2014-12-17
  • 最后登录2015-02-09
  • 发帖数1
  • 来自
17楼#
发布于:2015-02-09 13:43
帮顶
段段
管理员
管理员
  • UID51
  • 注册日期2004-10-19
  • 最后登录2017-04-25
  • 发帖数1749
  • 来自上海 卢湾
18楼#
发布于:2015-07-04 22:09
今日之責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弄堂 弄堂智則上海智,弄堂富則上海富,弄堂強則上海強,弄堂自由則上海自由,弄堂進步則上海進步,弄堂勝於歐洲則上海勝於歐洲,弄堂雄於地球則上海雄於地球 紅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瀉汪洋。潛龍騰淵,鱗爪飛揚;乳虎嘯穀,百獸震惶。鷹隼試翼,風塵吸張;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幹將發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蒼,地履其黃。縱有千古,橫有八荒。前途似海,來日方長。美哉我弄堂,與天不老;壯哉我弄堂,與滬無疆!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