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上阁楼
  • UID23350
  • 注册日期2011-05-10
  • 最后登录2014-10-09
  • 发帖数506
  • 来自
60楼#
发布于:2011-05-19 15:40

图片:鬼老moz-screenshot副本.jpg


昨日雪梨朋友发来伪英国邮票四方连,大家笑笑。
老皮皮
普通会员组
普通会员组
  • UID2
  • 注册日期2004-10-19
  • 最后登录2017-03-20
  • 发帖数5088
  • 来自
61楼#
发布于:2011-05-19 16:20
我看这瘦金体总似一堆展开翅膀的螳螂
老皮皮
普通会员组
普通会员组
  • UID2
  • 注册日期2004-10-19
  • 最后登录2017-03-20
  • 发帖数5088
  • 来自
62楼#
发布于:2011-05-19 16:27
1st和2nd兄弟变连襟,3rd和4th勒了中国叫扒灰,貌似英文还么这个词。不过作为一个女人,亦算蛮有成就感。
独上阁楼
  • UID23350
  • 注册日期2011-05-10
  • 最后登录2014-10-09
  • 发帖数506
  • 来自
63楼#
发布于:2011-05-19 17:18
老兄评点仔细,赞。


刚刚上午,接弄堂一位老友消息,称阁楼帖子还可以看看,有人对阁楼的来历猜东猜西。阁楼晓得,各位指鹿为马,最后还是搞不清爽的,上海人交关喜欢打听消息,表这能好伐,等于侬吃子一只茶叶蛋荷包蛋,生蛋草窟啥地方,啥地方鸡?毫无意义。改革领袖说过,只要让伊生出蛋来,白鸡黑鸡无所谓,就可以来。

另外,老友称我的白字比较多,不够规范。比如,上海“咸”话是不对的,一定要上海“闲”话,“霞”气好是不对的,一定要“邪”气好。我问,做啥不可以?他说是有规定的,他有上海话词典几种可查。老友不说就算了,一提《上海话词典》,阁楼就气闷胀。

上海话一向是不大通文的,近20年里,好事者编辑了交关多的《上海话词典》,其实根本不具备准确性、权威性,比照30年代上海文人灵活自如运用上海话,阁楼最看不起这种浪费纸浆的行为。

举上海话“急吼吼”的吼字,文意极不妥当,不懂上海话的读者,一定以为描写对象在吼叫、大喊,是胸毛张飞。其实,这话含义非常丰富,经常可使用于上海人的文静,美好的状态中,比如“三太太在吃茶,轻声细气地说:阿宝,侬急吼吼点啥啦?”三太太用的是宁静的语气,但字面上却如此夸张和焦燥。原因是,用字不当,各么,“急吼吼”改成啥等样字,才恰当?阁楼表示,这句上海话,没有合适的中国文字可以用,用了蛮难看,帮倒忙,用就是错,也就是最好不用。上海话里,有很多是不合适书面使用的,这是方言不大通文的局限性。

过去写上海话的好手,选用的每句上海话,其实都有审美意识,有思考与选择,如〈上海的早晨〉写上海话多少精彩,具备唯美精神,字字细心斟酌。当然了,俗气小报纸小通讯,大可以随便用。

上海话“霞”气好,是阁楼的提倡,如果写风景,美人,用此字最佳,加强美好的一个句型,赞。看上去,既是贴切,聪明,也幽默。如要按照笨蛋〈上海话词典〉,形容美人“邪气好”,字面极端悖反,外地读者就很吓,胃口全无。只有描写强奸犯、歹人抢银行的语言,用“邪气好”才合适。

本帖我多次用上海“咸”话,不用“闲”话,其实是带了点调侃和暗喻,因是讲一点花花草草,特殊题目,上海话也因为当年广东介入的痕迹,过去有咸肉庄,咸水妹,咸湿等词,虽然阁楼并无低俗念头,老上海话讲,也就是胡调,但是比〈上海词典〉要正经交关。
独上阁楼
  • UID23350
  • 注册日期2011-05-10
  • 最后登录2014-10-09
  • 发帖数506
  • 来自
64楼#
发布于:2011-05-20 08:32
梅瑞很少提到外贸生意,当时中国上海出口,都归属于国有外贸的许可证制度,一次腻先生问起,梅瑞说,自家收入虽然可观,但国有单位利益跟私人毕竟不大有关系,实质上,国贸没有什么前途的,私人公司已经兴起,做生意有苗头,灵活交关,我一直是想寻人合作的。腻先生说,我有一朋友是做非洲百货的。梅瑞说,叫啥名字。腻先生说,外面人都叫他阿宝,你晓得伐?梅瑞拍了下腻先生说,啊呀,阿宝,啥人不晓得伊呀,大名鼎鼎,一直来公司,寻我的同事汪小姐,开始以为是谈朋友来。腻先生说,下趟我介绍给你认得。梅瑞脸上一红说,这好像不大好伐,同事还以为我要抢生意来。腻先生说,阿宝我老兄弟,放心好了,下礼拜请阿宝到南京路扬州饭店吃饭。余话按下不表,到了该日,腻先生跟梅瑞先到,梅瑞打扮十分弹眼,上海人消费香港旧服装的风气刚过,深圳沙头角纺织品当道的年月,梅瑞一身套装,购于香港中环大公司,料作裁剪相当挺刮,人要衣装,看上去梅瑞气质更佳,3围标准,头发新做,韵味十足。两人坐了一歇,梅瑞站起来几次。腻先生说,做啥啦,表紧张好伐,阿宝是我赤膊弟兄,我就是穿拖鞋来,伊也笑眯眯的。梅瑞双颊一红说,阿是我也穿拖鞋来,表瞎讲了,今朝我正式一点,算是第一次见,要礼貌。说的时候阿宝就来了。大家寒暄一番,入座攀谈。阿宝说,梅小姐做外贸,既然是腻先生朋友,有事尽管找他。梅瑞像是有点失望,笑一笑说,宝先生,认不出我呀,我跟汪小姐是同事呀。阿宝喔呦一声跌足道,梅小姐侬老早好讲来,实在是认不出,对不起对不起。一顿饭,3人相谈甚欢。西方人一直觉得,中国及亚洲文化,是人情面子的文化,由上至下,办什么事情,如是熟人就比较容易,吃饭的文化是人情的学问,面对的是人,不是规则,如果是陌生人,表现敌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只要有杯酒之缘,拍过肩膀,握过手,距离就近很多,亚洲人从面孔铁板到满面堆笑,常常是一瞬间的转换。
安妮
  • UID19874
  • 注册日期2010-11-21
  • 最后登录2016-04-08
  • 发帖数311
  • 来自
65楼#
发布于:2011-05-20 16:26
回复 64# 老皮皮


    总是喜欢皮领导对书法的评语,准确到位.
安妮
  • UID19874
  • 注册日期2010-11-21
  • 最后登录2016-04-08
  • 发帖数311
  • 来自
66楼#
发布于:2011-05-20 16:34
回复 66# 独上阁楼


    阁楼先生智商在众人之上,阿拉是侬厄粉丝,不怪侬那能写上海咸话,才是对厄,阿拉没意见,只想不断厄看到侬额文字,交关有趣额.
独上阁楼
  • UID23350
  • 注册日期2011-05-10
  • 最后登录2014-10-09
  • 发帖数506
  • 来自
67楼#
发布于:2011-05-21 08:18
回复  独上阁楼


    阁楼先生智商在众人之上,阿拉是侬厄粉丝,不怪侬那能写上海咸话,才是对厄,阿拉没意见,只想不断厄看到侬额文字,交关有趣额.
安妮 发表于 2011-5-20 16:34



    谢谢捧场,
无意之中,写菜场写陶陶,写得欲罢不能,实在是奇怪跟烦恼,这是本帖意图之外的内容,希望快点结束。。。
独上阁楼
  • UID23350
  • 注册日期2011-05-10
  • 最后登录2014-10-09
  • 发帖数506
  • 来自
68楼#
发布于:2011-05-21 08:31
当时私人公司做外贸,要靠国贸额度,无论出口商品几等几样几化,都要走这道程序。有一日,阿宝跟汪小姐说,某位大领导发了条头,让我把单子给梅瑞做,以后让我多跟梅瑞联络了,汪小姐,这你是懂的,实在抱歉。汪小姐说,是伐?阿宝说,我只好这能了,汪小姐表怪梅瑞,是大领导自家的意思,梅瑞不晓得的。汪小姐说,是伐?阿宝说,侬理解伐?汪小姐说,好的呀。我没意见。生意大家做,无啥。阿宝说,我还会关照的,表不开心呀。汪小姐说,哪能会拉,放心好来。其实,汪小姐说是说,心里是有眼酸的,拿过阿宝不少的好处,两人之间也没发生一眼事体,哪怕有一眼暧昧,汪小姐至少可以吃一点小醋、发一发小嗲,或者一哭二闹,拗不过上面大领导,要一眼补偿,总可以的。但两人没一点点事体,生意上阿宝极其正宗,就是做借壳生蛋,然后给汪小姐多少康蜜逊,每次都是清爽,不留老妔。于是汪小姐只好咪咪一笑,晓得退一步海阔天空,说,理解万岁,都见过市面,我晓得的,关系顶重要了。表紧的。阿宝告辞。事情就是这样转变了。以后,汪小姐对梅瑞,非但没有板面孔,反比以前更加和蔼,更加笑眯眯,对梅瑞完全是另眼相看,甚至结拜姊妹的心,也有了。啥人不想有点上面关系?有大领导的关系,立升多少大,就算是到现在,有这层关系,讲话就是乌龟惯石板,碰碰响,地皮抖三抖,力道太大,一般的人,马上会懂,马上就让路,有啥发牢骚啦,侬有这种关系,也要老卵三千的。因此,这个变化里,梅瑞是最开心的,自从跟阿宝打交道,因为生意大,生意门槛跟关系也就多,眼界开阔,心情霞气好,上班更是开心,汪小姐跟梅瑞倒茶,阿宝照样来公司白相、谈生意,跟汪小姐招呼,跟梅瑞招呼,很自然,外人不晓得3个人的关系、内心完全改变。这一切的改变,其实,只是腻先生当时关照阿宝的一句话,是腻先生的一个点子。阿宝用这办法,帮到了梅瑞,也可以不跟梅瑞说,这完全是腻先生的主意。因此,以后两人碰头,梅瑞讲到阿宝的话虽然逐渐增多,腻先生也很开心,有时候,他们就约阿宝一道吃饭讲张,到西郊公园也白相过,吃小老酒更是频繁,度过了一段开心时光。两男一女,灯下谈谈,酒逢知己千杯少,外面落点雨,夜已深,灯已昏,酒也浓,心相融,一种情份的安逸,便浮上心头,李太白诗称,对影成三人,其实真正三位红蓝知己相聚,之间当然有一点小忌小碍,也更有味道,正是这种特样情趣,方能感知一种情怀。
一氧化二氢
  • UID12370
  • 注册日期2010-02-06
  • 最后登录2014-04-24
  • 发帖数41
  • 来自
69楼#
发布于:2011-05-21 11:16
阁楼爷叔的三角故事妙趣无穷啊!

不知为何,忽然想到花怜侬老师好像长远没来滴两记了……
独上阁楼
  • UID23350
  • 注册日期2011-05-10
  • 最后登录2014-10-09
  • 发帖数506
  • 来自
70楼#
发布于:2011-05-22 07:33
一夜,腻先生放学出来,靠九点钟,看见梅瑞立在校门口,看上去不大开心。两人走没多远,梅瑞说,最近自己心情一直不好,身心疲惫,人也吃不进,困不好,我想好了,我们的关系就先告一段落,侬看好伐,我要静一静。腻先生说,有啥事体伐。梅瑞说,我对你一直好伐,我算侬阿妹伐。腻先生说,一直对我好,当然算。梅瑞说,我对阿哥,可以讲心里话伐。腻先生说,可以讲的。梅瑞说,侬应该是晓得我的,我一直崇拜一个人。腻先生说,晓得的。梅瑞说,很早时候我就晓得一个人的大名。腻先生说,我晓得,这人是阿宝对伐。梅瑞说,你理解我伐。腻先生说,理解的,我啥事体都是理解的,侬放心好了。梅瑞说,第一天见到他,不瞒侬讲一句难为情的话,真的是心跳出汗了。后来每一趟接触,一看到伊,我一直这样,一直过这种日脚,蛮难过的,今朝我实在是不好瞒侬了。腻先生说,表紧的。我理解的。梅瑞说,我只想问,侬对阿宝讲过啥没有,你们在一道,议论过我啥伐。腻先生想一想说,可以说,没有议论过。梅瑞说,阿宝他对我有啥讲法没有。腻先生说,我跟阿宝是老弟兄,他有想法,一定会跟我说的,但是他没讲过啥。也没有议论过,真没有。梅瑞想了想说,没有讲过就好,我感觉上,阿宝一直不大注意我。腻先生说,人家阿宝事体多,忙。梅瑞说,我已经想好了,即使伊对我再那能,我无所谓,我还是要跟牢伊的,没办法的,我崇拜的时间实在太长了。腻先生说,跟牢阿宝,生意上确实可以学到不少。梅瑞说,你以前讲过的,阿宝太忙,所以没有女朋友。腻先生说,是的,我讲过的。梅瑞说,以前他真的一直没有谈过吗,不可能的。腻先生说,谈是谈过几个的。梅瑞说,是吗,哪能会分手的?腻先生说,倒不是很清楚。梅瑞问,是啥人先不要啥人。腻先生说,讲不大清楚,好像是平静分手的。梅瑞说,阿哥,我对侬一直很好对伐。腻先生说,是的。梅瑞说,算我托阿哥一件事情,好伐。腻先生说,好呀。梅瑞说,以后阿宝有啥的情况,阿哥就打电话给我。腻先生说,好的。腻先生笑说,我要做包打听了。梅瑞嗲声说,车我了,不许讲这种话。腻先生说,好呀,我不讲了。梅瑞说,比如讲,阿宝是不是真不喜欢女人了。腻先生说,这好像不大会的吧,最多是方式不一样。梅瑞说,那么,他是啥方式呀。你晓得一点,就告诉阿妹好来。腻先生说,好呀。梅瑞说,现在,他只在生意上帮我,这能样子,我心里更加不开心。我就是要晓得阿宝的心思。梅瑞说时,不禁落下泪来。
老皮皮
普通会员组
普通会员组
  • UID2
  • 注册日期2004-10-19
  • 最后登录2017-03-20
  • 发帖数5088
  • 来自
71楼#
发布于:2011-05-22 23:40
情变,腻先生腻坏脱哉,接下来看阿宝啥手段了。
独上阁楼
  • UID23350
  • 注册日期2011-05-10
  • 最后登录2014-10-09
  • 发帖数506
  • 来自
72楼#
发布于:2011-05-23 08:04

腻先生就此与梅瑞疏离。阁楼得知的当时,心情与楼上老兄一样,以为接下来,阿宝要如何了。女追男,包拍大红西瓜,板定有戏看。但腻先生跟阿宝,是另一种真实的态度,都是随情而安四个字。腻先生对阁楼说,我做人最好就这样,朋友阿宝,我了解的,伊一直是生意第一,心思不在女人身上,梅瑞大概也不是他的菜。这件事体毫无动静,两个男人以后也什么不再说。对梅瑞当时的变化,腻先生十二分理解,认为即使退一步,即使梅瑞跟阿宝好起来,也可以理解。腻先生因为是懂得,所以平静。任何的事体,一旦到了要自家去追求,要去奋争,蛮激情,实际就不大好了,更是不好看的了,男人做出来的所有落跪求拜,上吊觅短,其实想想结果,真是徒劳,毫无意义。腻先生说,他的态度也就是古人曰: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一过也,东窗未白凝残月。做人随便一点算了,男女之变,内心活动顶难料,按现在说起来,是“伏流”、软件,自家都无法掌控,梅瑞自家都预料不到,更何况腻先生。这样的情况,也就是上世纪西方人发觉的结论:人人都不快活,心里一团乱麻。他们慎重研究,出了弗洛伊德。梅瑞喜欢阿宝,一定是不适意的,也不开心,不晓得哪能办才好,但是,事体就这样忽然走向终点,梅瑞后来又经常给腻先生电话,但因为法律班已经结束,见面的机会就淡了下来。腻先生说,人生往往就是这样,自家经常跟自家做对,因此才有甜酸苦辣。阁楼听到这段告白,转念一想,问腻先生说,梅瑞不是你顶喜欢的人对伐。腻先生说,啥人讲的。阁楼说,当时把梅瑞介绍给阿宝,是有意做的一条退路对伐。腻先生说,小举头,小小年纪,比我复杂嘛。阁楼说,老实讲好来,是不是怀疑梅瑞跟陶陶有过事体啊。腻先生说,啥咸话,侬哪能想得出来。阁楼说,腻先生侬是前辈。我有一点晓得的,女人有很多时候,都喜欢说反话,喜欢一个男人,一开始就容易在别人面前说这男人不好,其实心里已经有想法了,是喜欢的。腻先生听到这里,转过面孔看牢阁楼说,侬讲下去我听听。阁楼说,前面侬讲过,说梅瑞讨厌隔壁的陶陶,说陶陶是下作胚,经常偷看梅瑞大浴。因此,侬以后再到梅家去白相,就开始一直怀疑梅瑞了对伐。腻先生听到这样的分析,有点不耐烦,挥手说,小举,这世界已经蛮搞了,把侬搞得更乱了,不作兴的。我真的只为梅瑞好,好好好,表讲了,一句话,侬表烦我了。

安妮
  • UID19874
  • 注册日期2010-11-21
  • 最后登录2016-04-08
  • 发帖数311
  • 来自
73楼#
发布于:2011-05-23 15:38
阁楼先生馁小人物描写的那么生动、鲜活,对伊拉厄内心世界揭示的很是透彻。不同的人物点拨的很到位。你太有才了!
独上阁楼
  • UID23350
  • 注册日期2011-05-10
  • 最后登录2014-10-09
  • 发帖数506
  • 来自
74楼#
发布于:2011-05-24 07:26
阁楼先生馁小人物描写的那么生动、鲜活,对伊拉厄内心世界揭示的很是透彻。不同的人物点拨的很到位。你太有才了!
安妮 发表于 2011-5-23 15:38



    谢谢赏光。
独上阁楼
  • UID23350
  • 注册日期2011-05-10
  • 最后登录2014-10-09
  • 发帖数506
  • 来自
75楼#
发布于:2011-05-24 07:36
腻先生认得陶陶时,陶陶就常常跑菜场,蛮熟悉市面,认得营业员不少,有一次夜快,腻先生正在梅家做人客,陶陶来敲门,拎给梅瑞一条阔板带鱼,说是朋友开的后门。这种爱好,大概是陶陶最后自家做水产的原因。有一次,陶陶在弄口碰到腻先生。陶陶说,前几天菜场里出大事体了,蛮好笑的,要听伐。当时上海百姓,虽然眼目闭塞,但坊间花边传闻巨多。腻先生看看手表说,侬讲的事体,也就是啥人啥人搞腐化,老师欢喜家长,13点偷人家三角裤奶罩【当时上海话里,尚无文胸一词】等等,多是多,真的不大好笑的。陶陶说,跟侬讲呀,交关好笑的。腻先生说,我还有事体呀。陶陶说,我讲得快点好来,就是菜场里的事体,男的是蛋摊上的,女的年纪大一点,卖鱼,生意一早就做光了,八点多,台子就空了,比较无聊,马路对面,男的摆鸡蛋摊头,买蛋记卡,生意不多;男女两个人,天天就是看过来,看过去,结果晓得伐?腻先生说,晓得的,互相送鸡蛋送小黄鱼。陶陶说,错。吃有啥吃头啦,人有时候是吃不落的,心里难过,就要出事体的,懂伐。腻先生说,生了黄胆肝炎了大概。陶陶说,表搞了好伐,这两个人,坐的位置,面对面,隔一条小马路,坐在摊头前,交关适意,看到的地方也不一样。腻先生说,看到啥了。陶陶说,街面房子36号的一个老太,揭发这两个人,说女人热天时候,鱼摊头下面,一直叉开大脚膀,裙子里厢是光的。腻先生别转面孔说,好好好,我真的有事体,先走了好伐。陶陶把腻先生肩膀硬扳过来说,天底下听到过这种嗲事体伐,你还要走,听我讲呀。腻先生说,好,那就快点讲。陶陶说,天气热,太阳大来,摊头下面顶暗,是一个秘密。不要看36号老太经常眼花落花,拿钞票要摸要捏,但这种老太婆,眼睛顶顶尖,毒,比望远镜清爽几倍,老太看到好几次,就吐几口痰,鞋底板碾几记,倒霉,触霉头,今朝要倒霉,实在是下作呀。腻先生说,好来,我走了。陶陶说,做啥走呀。腻先生说,其实这种事体有啥啦,人家对面对,台子下面是两个人事体,就是菜场人再多,也不影响别人呀。陶陶说,叫你这样试试看,可以吗。你天天这样吃得消,我吃不消,卖蛋男人更加吃不消,就要出了大事体了。腻先生说,结果我晓得来,今朝就讲到此地,过几天再讲好伐,陶陶笑说,呵,寿头。好故事做啥要分开来讲,我又不穿长衫拿折扇,不是苏州说书先生,扬州评话皮五辣子,硬要我吊胃口做啥啦,碰得到你这种人,我输把侬。
一氧化二氢
  • UID12370
  • 注册日期2010-02-06
  • 最后登录2014-04-24
  • 发帖数41
  • 来自
76楼#
发布于:2011-05-24 07:47
陶陶不屑为的,偏偏阁楼爷叔热衷得很,一直在穿长衫拿折扇,苏州说书先生,扬州评话皮五辣子,硬要吊阿拉胃口,偏偏阿拉还就是要看伊,蜡烛啊!
独上阁楼
  • UID23350
  • 注册日期2011-05-10
  • 最后登录2014-10-09
  • 发帖数506
  • 来自
77楼#
发布于:2011-05-25 09:53
陶陶不屑为的,偏偏阁楼爷叔热衷得很,一直在穿长衫拿折扇,苏州说书先生,扬州评话皮五辣子,硬要吊阿拉胃口,偏偏阿拉还就是要看伊,蜡烛啊!
一氧化二氢 发表于 2011-5-24 07:47



    氧化兄,原谅阁楼事体多,因为是随便写,每早也就有一个钟头空闲,萝卜揩一段吃一段,所幸,本弄看客不多,我也非响档,假如客人交关,惯手巾翻台子,一哄再哄,各么阁楼一天到夜都写,味道就淡了,氧化兄谅解。
独上阁楼
  • UID23350
  • 注册日期2011-05-10
  • 最后登录2014-10-09
  • 发帖数506
  • 来自
78楼#
发布于:2011-05-25 10:04
腻先生看看手表,阿宝约好夜里十点金门饭店碰头,时间还早,腻先生说,结果又那能,算了好伐。陶陶说,有结果才好听呀。腻先生说,结果呢。陶陶说,老太婆36号,晓得伐,等于极司菲尔路76号女特务,跑到居委会报告,居委会说,阿太,有啥稀奇啦,乡下旧社会,一家门一条短裤轮流穿的日脚,多来,晓得伐。人家没有搞腐化。居委会不管。老太很气,只好就去等人,等啥人晓得伐?腻先生说,不晓得。陶陶说,等鱼摊女人的老公,经常一大早,老公踏脚踏车送女人上班,天蒙蒙亮,女人让他吃豆腐浆,坐一歇,再踏车子走了,大概也是上早班。腻先生说,讲得简单点好伐。陶陶说,36号老太后来就在路口等到了男人,攀谈几句,把事体兜出来。男人气煞,当场根本不相信。36号老太忽然就语重心长讲,弟弟呀,自家的女人,自家要晓得呀。男人一呆。腻先生说,呆啥?要我就不相信,老太婆咸话,啥人要听。陶陶说,哪能会,当然要相信,表面不相信,心里要相信,男人板定前前后后想这桩事体。腻先生说,喔,男人想点啥你也晓得了。陶陶说,你急呀,我只好长话短讲,其实这一段,我单独就好讲几个钟头,蛮有味道的。腻先生说,人家屋里出了事体,有啥味道啦。陶陶说,想都想得到,36号老太厉害呀,夫妻两个人,自家屋里,自家晓得,朝后起,一讲咸话,味道就不一样了。女人确实是一直不晓得,老公也不翻底牌,一直看牢老婆,盯牢看,横看竖看,看不够,白天夜到,一举一动,浑身上下,里里外外,我讲起来,几个钟头也不罢,是伐。腻先生说,今朝准备讲多少钟头。陶陶拍腻先生一记说,结果蛮简单,因为老公要翻早中班,屋里事体看不牢,看不清爽,拜托弄堂里一个朋友,女人今后有啥事体,就汇报。几天后,汇报上来了,一般是在吃中饭前后,女人回到屋里厢,大约莫再过了一刻钟,卖蛋男人也就跟进来了,进门,上3层楼。这门牌号头里一共3楼,因为上班了,没一点声音,楼上楼下,大人小人,一个都看不到。再过了一个钟头多一点,卖蛋男人也就出来了,慢慢走出小弄堂,弯到大弄堂,走脱。腻先生叹口气说,有了这种断命汇报,就真要出事体了。陶陶说,对呀,结果弄大了,老公叫了3个小徒弟,加上弄堂朋友,五个人,跟李士群也差不多了,先布置行动任务,早上,大家先进棉纺厂上班,然后调休出来,手表对好,十一点半多一眼,弄堂朋友先在外面大弄堂修皮鞋摊坐好,看到鱼摊女人下班,开钥匙进门,不必做手势,因为其他人,此刻都在一条马路之外的大明饮食店吃浇头面,等到卖蛋男人也走进弄堂,看清楚门牌,推门进去,朋友就立起来,离开修鞋摊头,慢步走到大明,3个艺徒吃猪肝面加素鸡,男人没有叫面,一点没胃口。朋友朝他点一点头,男人也点头,香烟一揿,立起来。小徒弟吃得头冲到碗里,稀里呼鲁,筷子一惯,大家出来。从卖蛋男人进门到这段时间,大概是廿分钟,前后快走,男人跑进弄堂,望到自家窗口窗帘布已经拉好,看表,廿五分,嘴巴一动,自带一个小徒弟抢上楼去,另外两个徒弟前后弄堂等好,防止卖蛋男人翻屋顶。弄堂朋友不管账,靠墙壁自家吃香烟,结果么。陶陶手捂胸口,像是气急,咽了几口一时讲不出话来。
独上阁楼
  • UID23350
  • 注册日期2011-05-10
  • 最后登录2014-10-09
  • 发帖数506
  • 来自
79楼#
发布于:2011-05-26 06:38
此刻,腻先生倒觉得自己耐下来,心相不疾不徐,就算阿宝已经在金门饭店等,脚底板也难移半步了。看看眼门前的陶陶,腻先生感慨,此刻,这只小举头倒是讲得有画面,气场十足,身历其境,惊心动魄,蛮吊人,台湾咸话,很屌。腻先生独立不响,预备让陶陶拖堂,就算听慢《西厢》,小红娘下得楼来,走一级楼梯,要唱半半陆拾日,大放噱,也是要听[阁楼以上的一贴出来,也发现看客明显比前几日做生意谈情调要多得多,啥道理呀]腻先生说,表急,表紧张,慢慢讲,卖蛋男人又不是你陶陶,紧张点啥。陶陶说,我也不晓得,蛮紧张的,我讲一遍就紧张一趟,怪伐。腻先生说,记牢,这种事体少做做,野男人跑到别人家女人的屋里厢去,忌讳的,不作兴的。陶陶说,我晓得来。腻先生说,文革当时出过这种事体,是某知名人物,也像是带了人去爬到房子里捉奸,舆论大哗,小道消息交关。陶陶说,真啊,我不晓得嘛,你倒是讲讲看,我蛮要听的。你讲。腻先生说,搞啥搞啦,我是要听你讲,你要我讲,脑子有伐。陶陶说,好好,以后要请你细细教讲出来,好伐。腻先生说,奇怪,一说到这种事体,你就有精神,你有毛病是伐。陶陶说,啥咸话,来精神的人,我根本排不上,第一名肯定就是鱼摊头女人的老公。好,听我介绍,这对夫妻住的弄堂,吃中饭时间人很少。结果师徒两人霆霆咚咚跑上楼梯,房门哐啷一记撞穿,棉纺织厂保全工,力道本来没地方用,门板、斯必令全部裂开,多少响,下面望风小徒弟喉咙也响,因为厂里机器声音大,遥相呼应,一讲就喊:捉牢伊,房顶上有人伐,表逃,捉牢了伐,要上来帮忙伐。这一记吵闹,还了得,前后弄堂,居民哗啦啦啦通通跑出来看白戏,饭也不烧,菜也不切,碗也不大,坐马桶也立起来就朝外头奔,这种事体,千年难板看得到。腻先生说,亏你讲得出,马桶夜壶,再编得好一点。陶陶说,真是事实呀,居委会干部也跑来,四底下吵吵闹闹,震耳欲聋,隔壁是吴家老先生,以为要搞运动,气就一时接不上,裤子湿透。腻先生一笑说,好,多加浇头,不碍的。陶陶说,讲的句句是真,一歇歇功夫,师傅、徒弟拖了一对露水鸳鸯跑下来,徒弟押牢卖蛋男人,师傅拉住卖鱼女人,推推搡搡,在大门里纠缠。老公说,走呀,快点走,到居委会去。卖鱼女人朝后退,卖蛋男人犟头颈,四人逐渐靠近大门口,居民哇啦一叫朝后倒退,因为这对男女,一丝不挂,从黑暗门内出来,洁白如玉,照得大家眼睛张不开。女人哪肯出门,拖她起来,就蹲下去,老公说,快点走好伐,侬搞腐化表面孔的事体,要交代清爽的,快走呀。女人被强力一拖,无奈跨出门槛,卖蛋男人也被小徒弟推将出来,掼一跤,周围老阿姨小舅妈吃吃穷笑。小徒弟说,娘皮侬走不动了是伐,快起来。居委会老大姐抢一件衣裳就朝女人身上盖,高声说,大家不许动,回去冷静解决问题,快点回去。在这时,女人的老公回转头来,推开徒弟,朝卖蛋男人扑过去,两只手一把捏牢肚脐下面那一件家生,用足力道硬抝。卖蛋男痛极,大叫救命。大家才看清楚,卖蛋男从楼上房间捉下来,拖拉到门口,那件家生,仍然不改本色,精神饱满,十足金的分量,有勇无谋,朝天乱抖。女人老公一把捏牢家生,抝甘蔗抝萝卜一样穷抝。我让你搞,我让你搞。我让你适意!卖蛋男人大叫。户籍警跑过来了,用足力道大喊一声,听见伐,文明点好伐,大家让开!让开点!听见伐!
游客

返回顶部